hhhh

【授权翻译】私密谈话

分级:全年龄

警告:无

分类:普通

饭圈:花滑真人友谊文

运动真人友谊文

角色:金博洋,宇野昌磨,陈巍,羽生结弦,哈维尔·费尔南德兹,陈伟群

其他标签:滑冰四周跳男团,四人谈话,但不是关于四周跳,四周跳男团的语言,可能是严肃文,无口头交流,勾手四周跳,后内点冰四周跳,后外四周跳,后内结环四周跳,点冰四周跳,各种花滑运动员客串出没,写作练习,实验风格,我说四周跳男团,多国语言四人组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22799

授权图:




私密谈话

tête-à-tête

 

作者:fieryrondo

 

 

概述:

 

“我是新来的。和我一起玩吗?”


很长一段时间里,博洋的勾手四周跳是他对这个世界的问候——响亮,勇敢,恳切。

 

但是没有人回应。没有人可以。每个人都忙于掌握后内结环跳和后外点冰跳的语言。那是,博洋心想,一个有点孤独的存在。

 

然后,有一天,在斯波坎,宇野回应了。

 

“Domo(你好),我来和你玩。”

 

博洋开心起来。

 

备注:

想写点轻松愉快的。而且,我认为我们早就该有一篇文来写SQUAD(滑冰四周跳男团)了,对吧?

 

请享用!

 

tête-à-tête,名词. 两人之间的私密谈话

 

2015年 中国杯

 

“嗨!我叫金博洋!我18岁——想要和我一起玩吗?”

 

博洋露齿一笑,对他的勾手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在人群中脱颖而出而感到高兴。他已经耗费了一个又一个小时将这个动作臻至完美——这是他对世界的问候。他第一次参加成年组大奖赛,和之前在国内的表演相比毫不逊色,他兴奋地期待着谁会回应。

 

可怜的闫涵,他艰难维持的后外点冰四周跳拍打在冰面上发出微小的咯吱声。但是没关系,博洋又不是不能在闫涵下冰后再跟他说话。

 

直到卫冕世界冠军的哈维尔·费尔南德兹,这个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迸发燃烧的西班牙人,完成他的后内结环四周跳以后,博洋得到了他的第一个回应。

 

“Encantado.(很高兴认识你。)”

 

博洋不理解,但还是微笑起来。他看到那个跳跃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友好的回应。他渴望地等待更多回应。

 

然而,这个西班牙选手似乎,已经结束了交谈。哈维尔继续他的勾手三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阿克塞尔三周跳,像口哨一般干净利落,独领风骚。博洋又坐了回去。

 

耐心是一种美德,他妈妈经常这么对他说。还有其他的比赛。


                             ——————————————


2015年 ISU成年组大奖赛——日本站

 

博洋在长野又试了一次,这次更响亮了一点,更出众一点。但那些人不为所动。他从无良崇人的后外四周点冰跳里得到了一句欢快的Osu(嘿)以及来自马克西姆·科夫顿的后内结环四周跳里一句害羞的Здравствуйтe(你好)。其他男选手的四周跳都不太口语化——布热齐纳的喃喃自语,门绍夫的嘘声还有多恩布什的叹息。

 

就在博洋几乎要放弃自己能被理解的所有希望时,他听见了一个深呼吸,那是四周跳革命的韵律。

 

“I see you.(我看到你了。)”羽生的后内结环四周跳清脆地说,但带着温暖。博洋的手抓紧了围栏,他的心脏兴奋地要跳出来了。他莽撞地向前靠去,几乎一头栽进冰里。

 

“Tomorrow?(明天)?”羽生的后外四周点冰跳吟唱道,带着轻微日语腔调的喉音。

 

“Yes.(好的。)”博洋心想,期待着自由滑。


                             ——————————————


“你喜欢什么?”

 

“耳机。”

 

“哦?我也收集耳机。你有多少耳机?”

 

一个淘气又得意的笑容和衣袖挥舞的嗖嗖声。“比你多。”

 

接着,羽生的成绩继续碾压博洋,打破两个以上世界纪录,令世界为之臣服。

 

这轻而易举地成为了博洋和其他选手几周以来进行过最棒的一次交谈。

 

 

2015年 ISU成年组大奖赛决赛

 

巴塞罗那很美。冰的感觉也很好,对于交谈来说堪称完美。博洋来到这里后非常兴奋,以至于他压根不在乎其他滑冰界的前辈理解不了他的兴奋点。陈伟群似乎根本没有在倾听,双眼忙于在哈维尔和羽生来来回回的后内结环四周跳之间回避,那是一个安静的私密谈话,感觉到犀利的同时又有点像嬉戏。看起来很好玩,博洋想,但他不愿加入他们。后内结环跳的语言有相当浪漫的根源,不知怎么的他们后内结环跳的交流看上去很亲密,像是只介于他们两者之间的谈话一样。博洋最不想做的就是打断别人。

 

宇野总是喃喃自语,在冰场上滑行时,他的后外点冰四周跳低语着试探般的Sumimasens (对不起)。博洋希望他能和这个日本选手更熟稔一点——毕竟,他们互相对对方来说几乎不是陌生人,在青年组大奖赛巡回站的冰场上见过许多次。他试着获得宇野的关注。

 

“看着我!看着我!我在飞!”一个迅猛的勾手四周跳,他目前为止最完美的一个。博洋在冰上旋转,注意到场边的宇野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哈维尔和羽生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的眼睛带着复杂的笑容,意味深长。博洋想知道他们可能在说什么。虽然他能精确掌握跳跃的语言,但眼神交流这种语言他还没来得及学会。

 

 

博洋在围栏上敲打着他的手指,轻轻蹙眉,撅起嘴唇。

 

第一次,羽生的四周跳没有对他说话。或是对其他任何人。事实上那根本一个字都没有。当这个日本选手将他另一只游离轴心的腿旋转回来时,他的后内结环四周跳忽然唱起歌来,一个欢快的颤音,在空气中波荡起伏。他的冰刀回落触及冰面时,音符轻轻地漂浮着耳语。博洋倾听着,入迷地看着羽生后外点冰四周跳的啁啾,悦耳似日出云雀,动听如古典诗歌。


                             ——————————————


2016年 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

 

“我是新来的。和我一起玩吗?”

 

很长一段时间里,博洋的勾手四周跳是他对这个世界的问候——响亮,勇敢,恳切。

 

但是没有人回应。没有人可以。巴塞罗那没有,台北没有,甚至波斯顿也没有。每个人都忙于掌握后内结环跳和后外点冰跳的语言。那当然也很好,但即使那样也没有人对交谈感兴趣。羽生的后内结环跳不想再玩了,只是带着博洋无法理解的遗憾吟唱着,直到几周以后。哈维尔的四周跳高兴地咆哮,是一堆呻吟、支吾、叹息中唯一的胜利呐喊。

 

那是,博洋心想,一个有点孤独的存在。

 

然后,有一天,在斯波坎,宇野回应了。

 

“Domo(你好),我来和你玩。”

 

博洋开心起来。 


                             ——————————————


2016年 ISU成年组大奖赛——美国站

 

博洋按耐不住高兴,他为了下个赛季能和其他选手像样的交谈,列出了聊天用的话题单子。你没滑冰的时候都在闲暇时间做什么?你学会后内点冰四周跳用了多长时间?你喜欢蔬菜吗?复杂的问题需要复杂的动作练习。他的教练警告他开头会很困难,但博洋对此很乐观,他会设法恢复他在第一次大奖赛里的跳跃稳定性。

 

他的教练,一如既往,是正确的。博洋不出所料地在他的勾手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里窒息了,落冰前也几乎没有时间结巴地说出一句飞快的抱歉。

 

“下次再见。”宇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向博洋挥手告别。

 

宇野拿了金牌。博洋空手而归。他默默发誓要在下一场比赛插上嘴。


                             ——————————————


2016年 ISU成年组大奖赛决赛

 

“所以……你的节目是关于什么?”

 

“一个疯女人爱上了一个疯男人。他们一起跳舞一起飞。”皱眉,“很明显。”

 

“赞。所以你是那个男人呢还是那个女人?”

 

一个plantao*(疯狂的)瞪视, “这不是明摆着吗?”

 

博洋抱着他的蜘蛛侠玩偶,眼睛紧黏着笔记本屏幕,当他看到后内点冰四周跳和勾手跳所传递的话语时几乎快把蜘蛛侠的小手抓断了。

 

二月的到来还要一段时间,他想到。他在陈伟群表演自由滑第三次摔倒时瑟缩了一下,这个男人总是有最富表现力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


2017年 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

 

“sQuad**(滑冰四周跳男团)?” 博洋问。

 

“对,他们就是这么叫我们的。好像我们是四胞胎兄弟一样,你懂吗?戒指不错,对吧?”陈巍的勾手跳,更像美国人,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随意,懒散,时尚。

 

“因为我们的四周跳?”

 

“还有我们洋溢的青春年少。这是一个勾手跳和后内点冰跳变革的时代,宝贝儿,而你已身在其中。宇野也是。”

 

“但是宇野现在在学后外跳。”博洋承认他也很感兴趣,特别是宇野已经追随他前辈的脚步,用他们的后外跳正在冰上窃窃私语。博洋喜欢秘密,特别是四周跳多样性的秘密。

 

陈巍的后内点冰跳微笑了,形状锋利,像鲨鱼一样。不像宇野那样疯狂,但人们确实能看出某种相似的侵略性。

 

“我们会一直勾手跳,后内点冰跳,直到死亡。”

 

博洋打了个寒战。他重新考虑表演策略准备再加一个后外结环四周跳。 


                             ——————————————


2017年 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

 

“你喜欢蔬菜吗?”

 

“蔬菜可以去死了。”宇野的后内点冰跳这么嘶嘶地说道。

 

“对,我也这么想。”博洋说:“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去烫头发。”

 

“你应该去。这样我们就很搭了。”

 

“烫发滑冰四周跳男团。”陈巍的勾手跳在落冰前发出尖锐的声音。

 

博洋喜欢陈巍,但有时他希望这个美国人可以慢下来,只要一点点就好。这个家伙已经在他的自由滑里加入了六个四周跳,并已征服了其中五个。即使对博洋来说都有点吃不消。这么多年以来,博洋已经学会了谨慎措辞。


                             ——————————————


2017年 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团体赛

 

“asfdfghjkl!”

 

博洋盯着宇野:“那是什么鬼?”

 

“我想……那是羽生的后外结环四周跳。”

 

博洋打了个哆嗦。


                             ——————————————


博洋现在闷闷不乐,急需透透气。不仅中国队的团队合作奖被别人不公正地抢走了——还有蜘蛛侠的晃肩动作。他还不够身心投入吗?——博洋很绝望——雪上加霜的是,陈巍和宇野的后内点冰跳在过去两天内一直都在无视他,他们沉浸于互相对话,私密地传递信息——毫无疑问是在密谋什么滑冰四周跳男团统治时代的卑鄙计划(他后来才知道他们只是计划一起约着吃日式烤肉,但这依然是问题所在)博洋的乐观地想他们并不是有意把他排除在外,但是,当他是唯一一个用勾手跳说话的选手时,一切就变得艰难起来。

 

所以博洋不高兴了。金杨安慰他,博洋认真严肃地考虑要不要偷走彭程的搭档,这样他就能进行他的男双首秀了——也许没有四周跳的交谈但至少他们能一起滑冰——就在这时,他的耳朵捕捉到风中传来一串熟悉的结结巴巴。

 

勾手跳的结巴。

 

他转过身,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心想也许是陈巍在放声高唱,又或许是米哈伊尔在出声试探,直到他看见熟悉的黑色轮廓嗖嗖地在他身边滑过然后起飞。

 

“抱歉,我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能再等久一点吗?”

 

博洋大笑,露出可爱的虎牙,然后用他自己的勾手四周跳回答羽生。

 

“当然。我一直都在等,不是吗?” 


FIN


*plantao 是一个西班牙语单词,来自宇野2016-2017自由滑“Balada para un loco”(狂人之歌)。我其实不太确定它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认为它在西班牙俚语里是有“疯狂的”意思。

**sQuad 这是magicaleggplant(汤不热上的一个资深花滑粉)自创的,包括正在崛起的那些以四周跳闻名的滑冰运动员,有金博洋(当然),陈巍还有宇野昌磨。所以当我提到sQuad成员,我主要特指这三个,因为他们以高难度的四周跳著称(勾手跳,后内点冰跳,后外结环跳)。羽生不是sQuad成员(即使他跳了后外结环跳和勾手跳)因为他比博洋/陈巍/宇野年长几岁,所以严格来说不是四周跳新一代成员。